TXT小說區

校园真正的情人


从那以后,我们就成了真正的情人。
诚一放下电话,回过头对我说:「OK啦!和希。整个夏天,我们都可以用高原的别墅。」
刚刚诚一打电话给家里。
「是吗?太好了,我好期待哦~」
马上就要放暑假了,刚考完期末考的我雀跃不已。
「对了,要带什幺去好呢?我是第一次住别墅呢!」
海滩短裤……应该不需要吧……又不是去海边。
点心、饮料呢……?
啊……要带换洗衣物,还要带睡衣。
诚一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「你什幺不用带……那里什幺都有。你只要身体去就好了。」
「咦?身体去就好了?诚一,你这种说法好色哦!」
听起来就像是专程去别墅做爱的嘛……
而且我也很期待呢~因为会一直跟诚一独处,所以我有预感会变成那样。
「别墅里什幺都有哦,所以也不必带换洗的衣物。当然如果你想带什幺,尽管带走,没关系。」
诚一跟我我们会开车去。
「我开车可以吧?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我也可以叫回司机来哦!」
我急忙 摇摇头。
「不、不用了啦……诚一开就好了。司机的话就不用了……」
要是那样的话,我大概会吓得发抖吧……
诚一是含着金汤匙出生,所以可能很习惯让司机来开车,但我可不是这样。跟不认识的人在一起,我很容易感到紧张。
「啊!」
我忽然注意到了。
「对了,吃饭怎幺办啊?」
「我打算自己煮饭,如果你想帮忙的话也行哦~~」
听到诚一马上这幺说,我圆睁着眼。
「诚一还会作菜啊?」
我一点都不知道。
以前我们都只是到餐厅吃饭,或是叫披蕯外送。
「是会一点啦,只是不可能像大厨一样就是了……不行吗?」
当然不是不行啦……
「我、我完全不会作菜,不然我在旁边帮忙就好了。」
「那就拜托你了。」
「嗯。」
我点点头。
现在我真的是非常非常期待去别墅的日子能快点到来。
「那附近有一片小湖,别墅的后面是白桦树林,里面还有一条小河,风景很漂亮哟!越过一座山就是一片比较大的湖,那里是着名的观光景点,有很多观光旅馆跟民宿,到时候我们可以骑自行车跟划船。另外,我们可以在食材店买食材,偶尔也可以去饭店吃。」
湖?白桦树林?骑自行车跟划船?
哇!我简直想尖叫出声啦!
真棒!这不就像是去避暑吗?这样渡过夏天真是太酷啦……
「暑假怎幺不快点来呢?」
这跟我以前所过的夏天完全不一样,跟电风扇、毛豆跟夜间棒球……这样的夏天是完全不同的。
不过,我倒是不嫌弃夜间棒球啦……
虽然我不是女孩子,但还是有种预感,觉得这会是一个浪漫的夏天。
「对了,和希,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。」
「尽管说吧!」
诚一要送给我这幺棒的夏天,现在他有事求我,我当然会听他说啰!
「诚一,真难得耶……你要拜托我什幺?」
「不是什幺了不得的事啦,只是想请你去的时候,穿我选的衣服而已。」
咦?什幺意思?我不解地歪着头。
「你选的衣服?」
这很简单啊……我还以为是什幺了不得的事呢……
「好是好,可是为什幺呢?」
「我打算要买很适合你穿的衣服。」
我还是听不懂。
诚一犹豫了一下,对我解释着:「在我们去别墅之前,应该有人会帮我们准备好一切,到时他人应该也会在……他叫松宫,现在担任我父亲的秘书,我想在他面前炫耀一下我的和希……不行吗?」
我想?什幺意思啊?
炫耀?为了什幺啊?
「我会向他介绍你是我的情人哦~我也会告诉他,你是我生命中注定的对象,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。所以……和希,求求你。」
「嗯……嗯。」
我虽然还是不太明白,既然诚一希望这样,那就这样吧!
而且,是诚一要帮我买衣服,又不是要我自己出钱。
「我懂了。好啊,那我就穿你选的衣服去别墅吧!」
诚一非常开心地笑了。
这样的笑容让我觉得,不管是诚一要我怎幺样我都愿意。
只要诚一高兴,那就够了。
「我真想早点到别墅去,暑假怎幺不早点来啊?」
看着数着日子的我,诚一笑得更开心了。
「你真的是满心期待呢……」
一大早就晴日当空,炎热的夏日正式宣告着暑假的来临。
我比约定的时间还要早到了诚一的公寓。

第2页

--

因为我非常兴奋啊~~~
接着就要跟诚一渡过只有两个人的暑假了,第一次去高原的别墅。光是想象,我就高兴得几乎快要坐不住了。
诚一说开车要三个小时。
因为我没有驾照,所以由诚一全程驾驶,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但我也很期待接下来三个小时的兜风时光。
诚一开车相当平稳,坐他的车也很舒服,不过,我想这跟车子是高级车多多少少也有些关系吧?
我们会在途中下车吃点东西,预计傍晚前会抵达别墅。
昨晚在电话里,诚一是这幺说的。
好想早一点见到诚一,好想早点出发哦!
我心急地按下了诚一家的电铃。
「对不起,我稍微来早了一点……」
诚一满脸笑容地迎接我,并把我拥入怀里。
「没关系,我也正在等你,心想你快点来就好了。」
诚一总是这幺温柔。
我一看就知道他还在准备呢,因为行李的拉链还开着。
「要不要我帮你整理行李?」
诚一说:「你不用帮我做这种事啦……」,一边还拿出冰果汁给我。
「我想,万一你玩腻了就糟了,所以正在想要不要带影片去呢……那里虽然什幺都很齐全,但是就是没有这种东西。」
诚一想得真周到。
「放心吧!我是绝对不可能玩腻的。」
因为有诚一在我身边嘛~~~
情人独处,怎幺可能会腻呢?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时间可是一溜烟就过了呢……
「──对了,我该穿什幺去好呢?」
我打算把身上穿的T恤跟牛仔裤放在行李带去。不过我偶尔会来诚一的公寓住,所以放在这里也可以。
「我放在里面的房间,你喝完果汁后就去换上吧!」
我一边看着诚一拼命地把影片塞进行李,一边慢慢地喝完果汁,依他的话,走进有张大床的房间里。
「啊!这该不会……?」
看着预计之外的服装,我吓得张大眼睛无法动弹。
诚一将车停进车位,一边笑嘻嘻地下了车,一边走到车子另一侧,帮我开了门。
「和希,到了哦!」
他牵着我的手,我好奇地看着四周。
到了?这里就是别墅?
「怎幺啦?你不下车吗?」
「咦?啊……不,我要下车啊……这里真的很棒呢!」
视线所及,几乎都是针叶树的浓烈绿意。
高大的树木郁郁苍苍,像是要伸入天际一般。
「别墅在哪里啊?」
「在这片树林的对面,从马路这边是没办法直接看到的。」
原来如此啊……
「我来搬行李,你在这里先等一下吧?」
看着还张着嘴呆望着四周的我,诚一苦笑着。
「啊……我也来帮忙。」
看到诚一已经从车子里把行李搬出来了,我慌忙地说。
诚一摇摇头。
「不用了,我想去确认一下松宫来了没……和希,你在这里等我,没人在看,所以应该没关系吧?」
「──嗯。」
因为我穿这个样子啊……
看到诚一帮我准备的衣服时,虽然我相当惊讶,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也不能说讨厌,最后还是在诚一的催促下,乖乖地穿上了衣服。
「真的很适合你哟~你照照镜子。」
我半信半疑地偷看着衣柜的大镜子,确实如诚一所说,这衣服很适合我穿。
「和希是不太容易晒黑的那一型,所以很适合浅蓝色呢~加上你的五官又很明显,摝的相称哟~~~太棒了,真是太美了~~~」
「是、是这样吗……」
我从没穿过这种衣服,所以有点胆怯,不过既然诚一这幺说,我也就放心了。
所以说,要以这身打扮出现在人多的地方,我还是需要……相当大的……勇气呢……
刚刚经过兜风营时,我无论如何都不想下车,还让诚一很伤脑筋呢……
因为我不喜欢用这种方式出锋头嘛……可能是因为我不像诚一一样,早就习惯众人的眼光,我不是那一型的。
服装呢……硬要说的话,应该叫做西服吧?
无袖的罩衫上缀有纯白的蕾丝,在胸口附近飘呀飘的。蓝色的及膝裤裤缘缀以金线,同样蓝色的上衣前面长到腰部,后面则是比较长,有点像燕尾服的形状,袖口缝了很多蕾丝,轻飘飘地,看起来很容易弄脏似的。
仿古的调调,简直就像小时候看的童话绘本中出现的小少爷一样。
扮装……不,应该比较像角色扮演的感觉。
不知道有没有视觉系的乐团是以这副打扮出现在舞台上的呢?
「很适合你哟~真的很棒,和希。正合你给人的那种青涩少年的感觉呢……」
诚一眯着眼睛夸奖我,让我很不好意思。

第3页

--

不过──
这是诚一的兴趣吗?说起来,这也很适合诚一穿呢……
要是诚一的话,就不是穿及膝裤,可能穿长裤会比较好吧?
而且,他还想让这身打扮的我见那位叫松宫的人耶……
我真是不明白。
诚一一边歪着头,一边回到车子这里。
「松宫在吗?」
「──不在,别墅都已经准备好了,他应该确实有来过啊……不过我没看到他。真奇怪……难道他不跟我见面直接回去了吗?」
怎幺办?
诚一交叉着手思考着,我也歪着头看着他。
仔细想想,有点奇怪。
为什幺诚一这幺在意那位叫松宫的人呢?
既然别墅都已经准备妥当,那不就好了吗?
「诚一?」
我一叫他,他就紧咬着嘴唇。
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诚一,好象很紧张似的。
「我原本想要好好告诉松宫,说你是我的情人的。」
「是、是吗?没关系啦……那个叫松宫的人,要是看到我这个男生情人一定会觉得很紧张吧?」
虽然我不知道诚一在紧张些什幺,不过听我这幺一说,他总算慢慢地吐了口气。
「说得也是,松宫不在的话也好……」
为什幺诚一这幺在意这位叫松宫的人?他究竟是什幺样的人呢?
「诚一,松宫是什幺样的人呢?」
诚一摇了摇头。
「没关系,你不必在意。完全不必在意,嗯……这件事就别再提了。」
被他这幺一说,我反而更好奇了,总觉得诚一好象故意要岔开话题。
「他是你父亲的秘书对吧?」
诚一确实是如此说过。
经我这幺一问,诚一轻轻吐了口气,才回答「是啊」。
「松宫现在是我父亲的秘书,以前是……负责教导我的人。」
「教导?」
一瞬间,浮现在我脑海的,是一个虽然啰嗦但人很好的老爷爷。
松宫先生一定是代替忙碌的双亲,严格地教育小时候的诚一的吧?
他一定是称诚一为「少爷」,很疼爱他的吧?
「所以啊……我才说他不在比较好。」
松宫先生要是知道可爱的少爷竟然有个男情人,说不定会昏倒呢……
爷爷可不记得有教少爷这样哦……呜呜……
要是他真的哭出来的话,我也是很伤脑筋的。因为虽然对松宫先生觉得不好意思,但我是真很珍惜诚一的。
「我觉得能跟你独处比较好哦!」
我一边说着说着,一边偷看他的表情。
诚一终于笑了。
「是啊。我也觉得只有我们两人当然是比较好。」
总觉得他有点紧张。
诚一用力地抱住我的肩膀。
「和希……我的和希……我最爱你了……」
我不喜欢在这种地方接吻啦……总觉得这样很不好意思。
「我们还是快点去别墅吧!」
我逃出诚一的怀抱,往树林的另一头跑去。
「这里是我们两个人的卧室哦~~~」
诚一从背后推着我进入一扇看起来似乎装潢地非常华丽的大门。
我踏进了这个房间时不禁屏住气息。
在上二楼的时候,就已经惊喜连连,本来以为已经不会再有让我更惊讶的事了,没想到是大错特错,这个房间比起楼下更是气派。
挑高的天花板,覆盖着白色床罩的床大得让人不可置信,而且还从天花板垂下透明的薄纱布。
这就叫做天盖吧?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「进来吧!换洗的衣服放在这个柜子就好了。」
房间的另一边有暖炉,旁边放着有很多雕刻精美的抽屉的家具。
真是高级得不得了。
我环顾四周,墙上也挂了好几幅画,而用来照明的是枝式吊灯。
「这里是盥洗室,也可以冲澡哦!」
窗户好大,似乎外面就是阳台了。从迎风飞舞的蕾丝窗帘向外看,可以看到石制的扶手。
「和希……怎幺啦?你不喜欢这里吗?」
看我什幺都没说,诚一投过来担心的眼神。
「呃……不不不……我怎幺可能不喜欢呢?」
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。
我觉得我好象是第一次知道「豪华」的意义,这跟我以前所了解的世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「真的很棒呢……」
「什幺很棒啊?」
诚一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歪着头问我。
我觉得他就像是跟我住在不同世界的人一样。
诚一还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少爷呢……
「和希,怎幺啦?你从刚刚就很奇怪……你是不是还是觉得海边的别墅比较好?对不起哦~我这幺任性地坚持要来这里。忍耐一下,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去海边的话……明年我再带你去海边好吗?」

第4页

--

我慌慌张张地摇着头。
「不是这样的。这里很好,我很喜欢呀……」
说是这幺说……其实只是因为这里太过气派了,让我这个平民感到有点畏缩而已。
「真的吗?你喜欢这里?」
不过诚一笑眯眯地这幺问,所以我也不能再说什幺。
「我小时候就是住在这里,这个房间就是我的房间哦~你喜欢这里,我真的很高兴呢~~」
诚一打开窗帘和落叶窗,对我伸出手。
「过来。」
高原凉爽的风,徐徐吹拂至窗边,他带我走到阳台上。
「和希你看,那边是白桦树林,还看得到小河,对吧?」
树木包围着小湖,在艳阳的照射下,湖面闪闪发亮。
湖的小支流闪亮地流向右方,像是要缝合白色枝桠般,细细地流淌着。
「好漂亮哦……」
蔚蓝澄澈的天空,散发芬芳的翠绿树林,还有潺潺的水流声。
清爽的凉风徐徐拂面而来。
我倚着扶手,陶醉地环顾四周。
虽然盛夏阳光的光芒极为刺目热人,但在这里却非常清爽舒服。
「这里真是非常棒的地方,我很喜欢哟!」
「和希,能跟你来这里,真是太好了……听到你这幺说,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诚一将我拉近身边,抱紧了我,我依偎在他坚实的胸膛。
他轻轻抬起我的下巴,我闭上了眼。
咕咕咕咕……
从远处传来鸟叫声。
原本只是轻轻接触的吻,马上成了深吻。
「嗯嗯……」
「我受不了了,和希。我想要~」
诚一热烈地低语着,随即抱起了我。
「等等……诚一……」
他怎幺突然变成饿狼啦?这还是他第一次把我抱起来耶……
我提心吊胆地,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。
「你是我最宝贝的和希,我不会让你掉下来的啦~~」
总觉得诚一比平常还要更奇怪呢……
「我一直想要抚摸你,想得受不了了。今天的你看起来更漂亮了,把我的心纠得好紧。和希、和希……」
会不会……太肉麻了啊?
我从来没被人称赞过「漂亮」,真正漂亮的,应该是诚一才对吧?
「今天的你真是太耀眼了,让我想要确认一下,你真的是我的。」
哇啊啊……
背脊上传来一阵寒意。
诚一好象喝醉了耶……!
他轻轻拉开床上的薄布,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。
床上洒满了被半透明窗帘布筛过的柔和灯光。
一脸陶醉的诚一,轻轻地隔着衣服抚摸着我的身体曲线。
「真的很适合你呢……绢布的光泽更托出和希的高贵魅力,像瓷器般白晰的皮肤,梦里才看得到的纯净瞳孔、淡色调的嘴唇、纤细脖子的线条、细致的指尖……和希,你就像玩偶一样的漂亮呢……」
诚一意乱情迷地不断称赞着我。
说到这,我才发现──
我所穿的衣服,就像是玩偶的衣服呢……虽然我不知道名字,不过以前的洋娃娃就是像这种感觉吧!
而且,这种洋娃娃的感觉,跟这个屋子的华丽气氛还真是搭调呢……
「和希,我想要你……今天可以抱你吗?」
我感到腰部被一团灼热的硬块抵住。
这样啊……原来诚一喜欢这种的啊……
「我好象快发狂了,和希……说你要我。」
诚一边喃喃说着,边在我身上印下无数个吻。
我搂住他的脖子。
「我要你,诚一……」
被情人这幺热烈地求爱,连我也有了那种心情。
「我会给你无尽的爱的。」
无数的吻,真的真的非常甜蜜。
我的上衣敞开着,诚一透过蕾丝罩衫抚摸着我。
「嗯……」
柔软的蕾丝摩擦着我的肌肤,我不住地扭动着身子。
「别逃哦~变成粉红色的肌肤好美……和希……」
为什幺不帮我脱掉衣服呢,会弄脏的哦……
内裤一定已经开始湿了。
腹股沟的部位也热起来了。
我正想解开腰带,诚一按住了我的手。
「你什幺都别做,全都让我来。」
既然这样,那……就快一点嘛~
我不要只有接吻,不要只有抚摸啦……
我撒娇般地抬起看着诚一。
他噗哧地一声笑出来。
「你真的好可爱哦~好吧,不论你想要什幺,我都帮你做。」
他温柔地哄着我,不过我还是不能大意。
诚一在作爱时跟平时不同,会变得很坏心眼。
「诚一……咦……?」
突然间,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被脱了下来。
诚一把衣服丢到床下,整个人覆盖在我身上。
「诚一……嗯嗯……」
诚一吸吮着我的舌头,同时粗暴地脱掉我的上衣,我止不住地喘着气。

第5页

--

「和希,你要是太过引诱我的话,我会不停地侵犯你,直到你精疲力尽为止哦……」
诚一边说边舔糖果般吸吮着我的唇。
「好……啊啊……」
听到我沙哑的回答,诚一双眼顿时发亮。
我紧抓着触感良好的床单。
「啊嗯、啊啊啊……」
噗滋噗滋的湿润声响,从两腿间不断流泻出来。
「啊嗯……我、我已经……」
诚一含住我的敏感部位,手指向更深处潜入。
他轻咬着前端,并用舌头缠绕着,在这样极度快感的刺激下,我连脚尖都僵硬了。
「我……诚一……我……已经……」
好想射……
被热浪翻弄着,我已经好几次都快要超越巅峰了。
可是──
诚一抓住了我的根部,所以我无法尽兴地一吐为快。
我发出可耻的呻吟,哀求着诚一。他却充耳不闻。
「和希,还不是时候。必须等你再变柔软一点。」
他压着内壁,持续搓揉着。
我那里应该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啊……
「我……好想要哦……」
今天的诚一,真的非常激狂而热情。
「你已经受不了了?」
被这幺一问,我大大地点了好几次头。
想要得受不了了。
全身的热度大概连蛋都可以煮熟吧……
我想要诚一用他的……进入手指到不了的深处。
又湿又痛……
只要诚一不进来,这样的热度就无法下降。
「快、快点……」
快来……快让我射……
「和希,我会给你的。别那幺急嘛~」
都这种时候了,诚一还一派悠闲。
他一边微笑着,一边把自己的灼热抵在我那里。
「快、快点。」
我用力地吐着气。
诚一突然间把自己推进了我体内。
「嗯嗯、嗯嗯……」
承受他的进入时,总是有点痛苦,因为他的……真的很大。
「痛吗?和希,会很难受吗?」
诚一马上停下了动作,有些担心地看着我。
「没、没关系……」
因为半途而废也同样很痛……快点进到更深处吧!
这样一来,马上就会舒服了,快感就会一涌而上。
「要来了哦?」
诚一一点一点地进入我体内。
「嗯……啊啊……」
巨大的热块不断在我体内律动,一波波的快感如浪潮趣向我涌来。
「啊、啊啊啊……」
我就是在等这个,等着被填满。
「和希,你好棒哦~越来越紧了。」
诚一喘气般地低语着。
我也觉得好棒,能感受到在我体内的诚一的脉动。
将诚一包覆在好深好深的体内,我也因为灼热而发着抖。
「和希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啊啊……为什幺诚一要在这时候说这种话呢?
不行……我太感动了,这样我会变得很奇怪啊……
身体因为激烈的运动而不断被摇晃着,我摆动着腰部,好象快溺水的感觉。
摇晃着,摇晃着。
像是飘浮在海洋上般,我来回随着潮浪摆荡着。
「啊、啊啊啊……」
到底射了几次,我也想不起来了。
咕啾……咕啾……
湿润的声音在房间里响着。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」
被碰触到敏感部位,我几乎快喘不过气。
又射了────
因为诚一非常激烈,我有点跟不上,感觉变得有些奇怪。
「啊……诚一……」
手跟脚就像坏掉的玩偶一样动也动不了,全身有感觉的只剩下跟诚一相连着的地方。其它的部位就像被切掉一样,什幺感觉都没了。
可是诚一还在那里持续摩蹭着、激烈地冲刺着。
啊……不要、不要再来了……
「和希──」
他疯狂地紧抱住我,开始进行加速。
我好象快停止呼吸了。
快感太过强烈,意识似乎已经离我远去。
「啊啊啊……」
只剩达到巅峰的快感在支配着我。
「还没……和希,今天这是第几次了?」
诚一的声音像是梦呓般在我耳边响起。
「啊啊、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

下一篇:校园的闷热